Singapore

Bay Beats 2011

我发现自己因为懒惰,所以错过了太多的东西了。摇滚乐以及摇滚乐现场一直是我最想写的东西之一。经历过许许多多的音乐现场,流过汗,受过小伤,在风中摇晃过——这就是我青春最重要的一部分。

上周末都泡在新加坡的大榴莲,因为一年一度的新加坡Bay Beats音乐节。这个音乐节免费参加,参演乐队以东南亚各国的为主,并不只有摇滚青年们和文艺青年们会来观看,很多新加坡大娘大叔也会到现场围观。在音乐节大舞台的旁边,就有一个热闹的食阁,专门卖新加坡的各种小吃。

主舞台看起来是这个样子的

2


一个日本的小乐队

9



1


宠物同谋吉他手虎子。他们演的太好了,从他们开始演我就没办法拿住相机,索性收起相机往前冲到第一排乱晃去了。

宠物同谋的吉他手,虎子


这样的场面最感动我。这样的场面无法忘记。

4



http://farm7.static.flickr.com/6202/6085036694_3478e0a10b.jpg


演唱会狂热症

在我转硕之后,奖学金就自动停止了,于是我只能靠之前存在欣喜那儿的钱来维持断粮的着几个月的生计。但是在我看到新加坡2月即将到来的演唱会列表的时候,还是情绪激动的花了一堆钱用来买演唱会门票。

2月13日是我春节返回新加坡的第二天,有台湾来的轻松玩乐团。作为一只小清新乐队,他们首张专辑里面的每首歌我都觉得很好听,女主唱声音我很喜欢。

2月14日是大神Eric Clapton的新加坡演唱会。无论如何都必须要去的!无论是摇滚史上传奇经历和那首Layla,还是丧子之痛的Tears in Heaven,到无数无以伦比的Blues演奏,Clapton大神实在是意味着太多了。我迄今仍然记得,我在北京寒冷的冬天骑车到我的吉他老师李耀辉家里学琴,然后和他一边吃火锅一边听他兴高采烈的说Clapton的情景。另外,超级给力的贝爷和鸭子夫妇将在2月14号这一天来到新加坡,和我共赴Clapton的演唱会,提前欢迎他们!

2月23日是Eagles乐队新加坡演唱会。他们70年代曾经说过只要地狱的冰解冻他们才会重新开始演出,而92年他们重新聚到一起的时候,那首柔和下来了的Hotel California成为了英文歌曲中不朽的经典,这首歌的中文名字当然就是广为人知的加州旅馆或者加州招待所。老家伙们能聚在一起不容易,必须得去看。

2月的最后一天,2月28日,是Don Mclean的新加坡演唱会。而我就在刚才买到了恰恰最后一张学生票。第一次听到那首优美的Vincent是我第一次去北大的吉他狂欢夜,当时好像才大一,那次是贝爷告诉我北大有这个演出。一个MM上台,一张口,唱出的是这首Vincent,声音纯美无比,当时我被这首歌深深的打动了。(遗憾的是,这么多年来一直不知道此MM是谁……)贝爷手舞足蹈的告诉我这首歌叫做Vincent,说的是梵高和他的Starry Starry Night,演唱者叫做Don Mclean。随后庞杨又和我手舞足蹈了一遍,似乎还给我唱了Don Mclean的另一首著名的American Pie。不久我买了自己这辈子第一个Mp3,Don Mclean的精选集在这个Mp3里面放了很长时间。在那之后,很长时间没听过他的歌,也很奇怪的没有试着去弹过Vincent,也许觉得自己永远没办法唱出那么好的歌声吧。

即将到来的2月,4张演唱会的票。除了轻松玩乐队是台湾小清新外,其他三个Clapton、Eagles、Mclean全都是老家伙,说句客观但是不吉利的话,老家伙们的演唱会真是看一场少一场,说不定是这辈子唯一一次有机会看到的现场,宁可饿死也不能错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