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2010年终总结

又到了一年的最后一天。去年什么都没写,前年似乎写了篇叫做年关将至的小说。今年本来也懒得写,转念一想,一年到头什么都没留下,岂不是很可怕。因此就算是流水账也得写下来,供自己将来笑之忆之。

新加坡 今年是在新加坡度过的第二年。如果说去年满心想念的都是北京的话,今年从心底里开始慢慢接纳了新加坡这个城市:即使最脏的公共厕所也脏不到哪里去,大多数的人都挺有礼貌,并且几乎完全不用考虑任何安全问题。尽管如此,在新加坡的天空被印尼大火污染得阴沉的那一周,还是满心欢喜的会想起北京冬天的天就是这个样子的。

旅行 或者叫做旅游好了。今年去的都是小岛,或者说吧,我生性有点爱水不爱山的味道,想到爬山要爬一个上午没爬腿都软了,相反如果是泡在水里一天都不会厌倦。共计去了3个国家的4个不同的岛,分别是:印尼的Bintan Island,泰国的Phuket Island和Phi-phi Island,还有马来西亚的Tioman Island。都是漂亮的海岛,充满了不同的回忆。印象最美好的却是准备最仓促的泰国,今晚买好机票定好酒店明天就坐上飞机那种。在泰国,平日所操心着的各种事情都突然不见了,每天上午到了海滩定一个躺椅一呆就是一天,一会儿就冲到海中胡乱游半个小时,一会儿买上几瓶冰爽爽的啤酒喝下去。晚上去不同的酒吧看世界杯和美女们,还在喝酒!

吉他 5月回到北京回到弦舞的舞台上,阴差阳错的不插电压了轴,就记得最后灯光灭掉的时候整个紫操都亮起了手机,像我从没见过的萤火虫。那场演出之后,我心里想,哪怕从此再也不演出也够了。弹琴越来越懒,可以说不但毫无进步,可能还有退步不少。年底帮阿坤挑了把漂亮的西班牙产古典吉他,心中想好好弹琴的热情又被勾起。

所谓前尘 回顾我在博客里面不多的文章,发现有一个字出现频率越来越高──“懒”。确实,自从读博以来,生活越来越没有激情,越来越喜欢抱怨自己所处环境,最后醒悟,自己实在是不适合做研究,我对这样的生活如此厌恶以至于会觉得就算我读下这个博士也只是混出来的而已。读博不读博这个问题在我心中反复拉扯了大半年之久,在2010年的最后几天终于正式转成硕士的时候,自己心中长长的出了口气。佛楼有哈特,毅叔这样告诉我。因此,无论这个选择对错与否,我希望自己都不会后悔。

小十九 这一段感情的开始得有些突兀,但是到了现在两个人都能在相片上笑得像个傻子。你在家里,我会心里装着那个“翻莲花!”“助我一臂之力!”“稳稳的!”那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