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明星签名的得意的螃蟹壳

本周为2012年4月9日到15日。(我的周总结越来越晚了啊⋯⋯)

先汇报一个好消息,终于正式接到NUS MFE项目的Admission了。其实我总共就申请了这么一个项目。为此考了个GMAT,从我知道GMAT题型都有哪些到考完前后也只有一星期;本来还打算考个项目也要求的TOEFL,后来发现考位刷不上,干脆就拉倒了。申请的时候想是不是连NTU的MFE也一块儿申请了,后来想想如果NUS和NTU都要我,我肯定还是会选NUS,于是也就没申。读这个MFE还是最开始的心态,当做是一次投资,投资的产品是自己。

当然公司也有好消息。我们公司在沙特的付费用户在这一周达到了100万!要知道,我们产品的收费模式是订阅式的,每个付费用户每个月要交十几美元使用我们的服务。老板很高兴,沙特团队的头头、也是我的大师兄bingjun也很高兴。领导们高兴的结果是我们有螃蟹吃:我们去了一家名字类似海龙王螃蟹馆的地方,这儿的螃蟹很有名,店里摆着很多明星签名过的螃蟹壳,孙燕姿啊林峰啊官恩娜啊等等,如下图。当晚一共上了5种螃蟹,我吃完第2种就停下了,据坚持到最后的坤哥说,他半年之内都不想吃任何海鲜了⋯⋯

海龙王螃蟹馆,螃蟹壳上有很多名人签名:孙燕姿,官恩娜,林峰…

乔友明乔总这周也到访新加坡,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乔总和贝爷今年夏天博士毕业,即将要来贵坡当Postdoc,还准备住一屋开展好基友活动。遥想乔总当年和他相识是在midi音乐节上,他带了个飞碟和我们在草地上扔着玩,然后和我说起他从小听新裤子乐队长大。记忆里音乐节的那几天似乎总是不缺少阳光。一转眼,再见乔总的时候,他居然都已经结婚了!好在,他和她老婆认识的契机就在一次同去音乐节,音乐节还是那么美好。我想北京了。

For a little bit more of you and I


本周为2012年4月2日到4月8日。我发现再不写上周的一周总结这的都要交了……本来想把香港游记当作这周的总结,但是由于事情铺天盖地而来所以游记一时半会儿还搞不定,还是简单总结一下吧。

跑步、工作方面成果都平平。周二接到邮件NUS MFE项目面试,于是周三也没准备就跑过去面了一把。进去面对一个印度大叔,上来就是面试标准性格题:”说说你最大的优缺点吧。“我努力憋住自己想要吐槽的冲动,在脑子里面过了一遍思路说了一番,但是他仿佛也没有在听的样子……之后他很无精打采的问:“你对我们项目有啥问题么?”我巴拉巴拉一通说,他给我回复全是类似“你看你写程序不错将来來上课了不光要自己完成作业也要帮助同学们哟”的话。从他无精打采的态度看对我没啥兴趣,从他话来看我又像是拿定offer了,这矛盾的情况让我彻底疑惑了……

我被面试结束回到公司马上就要面试一个候选人。问了两句发现这个候选人水平达不到公司的标准,正在想怎么拖拖时间,突然灵机一动,笑眯眯的问他:“请问你对我们公司有啥问题么?”……

标题出自电影《春娇与志明》 的原声带歌曲《Drenched》。作为彭浩翔多年來的忠实粉丝,我第一次有机会给他一点钱——我指的是花钱买票看他得电影,而且是在香港,等到写香港的时候再详细说。当Drenched这首歌响起來的时候,张志明大喊一声“余春娇!”,我眼眶瞬间湿了。我推荐你也能花钱买张票,走进电影院笑两个小时。或者,你可以勇敢一点,买两张票,然后给她发一个短信。

Some things don’t change, my middle name’s still “Risk”

本周为2012年3月26日到4月1日。

标题是出现在歌曲”Sunnyroad”中的歌词。唱歌的是一个叫Emilíana Torrini北爱尔兰女歌手,整首歌就是一封写给某人的信,不温不火的说着她惊心动魄的漂泊故事。歌词中间的一段说的是:我从没结婚,也没有过孩子;太多的人我爱过,天堂已关上它的门。我知道这样很坏,这样给你突然袭击;有些事情一直没有变,“冒险”一直在我名字中间。My middle name’s still “Risk”。这样倔强独立的女生,真美。

上周承诺的跑步7天,这周实现了5天。2天没跑是因为倾盆大雨。新加坡在过去两年这个时候都已经进入了最热的季节,今年雨水如此充沛,简直就是2012的铁证啊……哦对了,提到新加坡的季节有两个:热的季节和更热的季节。跑步质量咱们暂时不提吧……

工作方面除了负责的模块变多以外,还有一个重大变化:我开始担任面试官,成为了公司中负责技术面试的4个人之一。这一方面是对我技术上的肯定,一方面也给我的工作增加了更多的责任。一周下来面了三个人,既遇到了技术特别牛的越南哥们,也遇到了几乎啥也不会的同学。我总是记得当初自己找工作时候的心态,督促自己当一个尽量和善的面试官。对那些啥也不会的同学,我也尽量在面试结束的时候给他们稍微提点一下刚才面试题的思路,以及他们应该往那些方面來准备将来的面试。

这周一方面把英剧“福尔摩斯”目前出了的6集全看完了,一方面带领安安重温“权力的游戏”第一季,为即将到来的第二季做准备。福尔摩斯挺好看的,不过传言“英剧全是基”看来也是真的……看来英国的腐女事业发展得比咱们早啊。电影看了个Huger Game——美版大逃杀,感觉凑合吧。电影市场貌似处于淡季,大多数在上映的电影看了海报就不想看了,下一部值得期待的电影只剩下3D版的泰坦尼克。

周六晚上去看了新加坡河畔的灯光展。那只作为新加坡标志的鱼尾狮被打上五颜六色的灯光,色彩不停变换,很多小孩看得兴高采烈。坐在河边吹着风,发现想要找到新加坡可爱的一面还是挺容易的。

永远在喷水的可怜狮子

会变色的鱼尾狮

新加坡河畔

烟花像刑场上的枪声,毙掉了我童年的生命

本周为2012年3月19日到3月25日。

标题为一句歌词,出自独立女歌手杨千墀(chi,2声)的歌曲《和谁都没有关系》。杨千墀的歌是偶尔在豆瓣电台听到的,她的同名专辑是我最近听得最多的专辑。她的歌旋律优美、配器只有一把吉他,她的声音如同我喜欢的许多女歌手一样单薄,歌词却能描写出常人能感知却无法表达的情绪。在这个歌曲越来越复杂花哨的年代,听到这样仿佛校园民谣年代的歌曲太难得了。我对她的背景一无所知,我想这也是挺好的事情。她的歌可以在这里找到。

上周的周记发出来以后,疑似失踪人口的刘洋同学诈尸跳出来表扬我是跑题大王。看来有必要交代一下这个系列文章的来龙去脉:这其实是我刚刚开始的“周记计划”。高中的时候老师要求每人都得写周记,当时还是文学青年的我和毅叔越写越上瘾,写完还每周交换着看。时过境迁,周记而博客,博客而校内,校内而微博,久而久之连微博都不怎么写了。为了使自己不至于有一天除了写程序啥都不会写,干脆强迫自己每周至少写篇周记挂在博客上,就算没人看,留下的流水账至少也让自己虚度的光阴留下一点痕迹。

说到写程序,最近脑子里面想得最多的就是这个。有两天晚上甚至做梦的内容就是我在上班写程序,而且梦中解决的是什么问题都一清二楚,醒来懊恼无比,觉得加班没有加班费亏了⋯⋯哦别误会,我的工作上压力不大。事实上,对于加班一词我没有任何记忆。做梦的原因也很清楚,恐怕是我最近实在太热爱写程序了。我真的希望当我18岁走进大学的时候能有这样的热爱,而不是那些期末考试前听着李志的“这让人心慌”的那一个个早晨。

周三和同事们第一次打成了篮球。此前几周我们公司同事发现了生活小规律一则,只要我要去打篮球,天必下雨;只要我不去,他们就能顺利打球。这周我去了,天当然照例下起了大雨,但我们还是从7点打到了晚上10点半。这基本上是我高中毕业以后打球时间最长的一次。

周六,本来只是和久未见面的冯博一起吃个饭,结果最后变成了携安安约冯总一起来了一个新加坡一日游。在此顺便打一个广告,Clementi Mall后面食阁里的黄土地西安小吃真是人间美味!那个肉夹馍,咬下去那瞬间觉得天堂就在眼前⋯⋯吃完肉夹馍,冯总直接就买了泳裤等装备,然后我们直奔冯总从未白天去过的圣淘沙。在地铁上我很香的睡着了。下个瞬间我们就已经泡在了圣淘沙并不是很干净的海水里,天色慢慢暗下去,星星浮在天空上,我浮在海面上。总是有这样的瞬间提醒我们生活有多可爱,前方在路上有多值得期待。

上周的目标每天12点之前睡觉本周基本达成,当然,除了今天。上周跑了4天步打了一次篮球游了一次泳,那么新的一周目标就定为能够跑7天步吧。

说好都出石头的,为什么我出了剪刀你却出了布

本周为2012年3月12到3月18。

标题出自一周内很火的一个小故事,一对男女朋友被一个杀人狂魔抓住,要剪刀石头布來决定生死云云。故事写的很烂,以至于我一只相信这个故事最初的版本就是标题的那句话。无论对着个故事有哪个角度的诠释,这句话道尽了那些无奈、那些悲哀。

这周全国人民共同关注的大戏发生在重庆。中国人民勤劳、淳朴、善良——并且特别爱看一种叫做“宫廷剧变”题材的大戏,君不见每天晚上黄金时段有多少清宫阿哥们在不同的地方卫视频道钩心斗角么。关于平西王我的看法是……啊哦,我不能随便说……

我个人在这一周完成了一些积压已久的任务,比如完成了旷日持久的NUS的MFE(Master of Financial Engineering)项目的申请。如果申请成功的话,在未来的两年内基本上要为了交学费而过上月光的生活,以此换来未来进入金融界工作的可能性。并不是说我非常向往金融界的工作,事实上我现在相当喜欢以写程序为生。然而,世界上的好程序员是实在太多了,而我也想明白用钱來赚钱是怎么一回事。我相信教育是回报最丰富的投资,反正自己也还是穷小子一个,有点钱还不如投资到自己身上呢。

这周还拿到了一个新的玩具——the new iPad。作为一个果粉,拿到iPad绝对是一个非常幸福的经历。新的iPad拿在手上就是一大块完美的屏幕,我之前买的很多本唐茶电子书在iPad上面的阅读体验完美无暇,除此之外在iBook里面阅读pdf技术文档感受也很好。由于我的全部设置(联系人、app……)都在iCloud上面,因此除了下载几个供iPad使用的app外其余几乎是0设置。

周日和安安去大榴梿看了Singapore Dance Theater表演的天鹅湖(Swan Lake)。这是安安第一次去榴梿看演出于是她很兴奋,当然我也好兴奋,因为这样周末也算是有了项目了……看完天鹅湖最深刻的第一印象竟然是:天鹅湖原来是个喜剧,而不是自己一直以为的悲剧,它的结尾是:王子和公主最后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女主角十分抢眼,尤其是王子第一次在湖边见到白天鹅的那一段真是惊艳。安安看得很开心,一边看一边扭來扭去模仿着跳舞。

一周记录结束。新一周的愿望是:晚上要都在12点之前睡觉,不要赖着不睡瞎熬夜……

东海岸

公司年会去了东海岸。新加坡的东海岸在我的印象中就是一个吃海鲜骑自行车的地方,去过那么寥寥几次,每一次的印象和海都没太大关系。这次特地带上了相机,然而事实证明iPhone拍得比相机一点都不差。

http://farm8.staticflickr.com/7014/6598859755_cc97ea1dcd.jpg

海滩的名字居然叫做Castle Beach,城堡海滩。在此之前从来都没有注意过。

http://farm8.staticflickr.com/7173/6598862115_033fd81c14.jpg

然后旁边一个用沙做出来的城堡。特别高级有没有!

East coast

呆在海滩旁边看看,也挺惬意的。

IMG_0779

其实下午的主要活动,就是这个叫做Ski 360的东东。这是一种类似冲浪的活动,不同之处在于是在一个湖面上由绳索牵着你冲浪。身材爆好基情四射的帅老外不少,并且玩得那叫一个炫。我经过一个下午的努力,可以坐在滑板上滑完一圈了⋯⋯

IMG_0786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东海岸的海水是蓝色的。

IMG_0789

绿草如茵,倒是一如既往。

IMG_0794

最后出场的这个是敝公司的CEO,喜欢拿着一个暴大的镜头到处乱拍⋯⋯

新域名

IMG_0298

各位好,迟到的圣诞祝福!遥想刚写了一篇新的跑步日记,erain.net9.org的域名解析就挂了……在“反正也写不了博客“的自暴自弃心理下,我这个月以来放任自流,愈发胖了……

那天一时冲动就在Namespace上面把YiYu.Me这个域名给买了下来,有了一个域名可以自己管理总归要方便一些也可靠一些吧。现在主页和博客的空间还是由新喜提供的,真心感谢他。等下一阶段应该自己会买一个空间,做Web Development没有自己的空间总不太好折腾的啊……

在麻烦欣喜把有关域名解析的事情搞定了以后,我也就顺便把Wordpress升级到了3.3,同时把博客文章的分类重新规整了一下,分为

  • 声:这个分类会用来写一些音乐评论,这个分类的文章还很少,争取多写;
  • 色:这个分类用来放照片以及电影评论;
  • 犬:博客名字就是“啊呜”,啊呜就是贱狗,因此犬指的就是我……想法心情规划都会放在这里;
  • 马:这个分类主要用来描述我夭折了一万次的跑步大业……
  • 嗷:这是一个隐藏分类,未归类的文章会放在这里。将来假设有技术文章也会放在这里,再议了。

另外,听说WordPress 3.3开始支持贴代码了,不妨再来Hello World一次:

#include<iostream>
using namespace std;

int main()
{
    cout<<"Hello World! Again!"<<endl;

    return 0;
}

跑步日记(1)

又重新开始写这个系列的博客,是不是有点奇怪呢?

最早开始写跑步日记的时候正值本科毕业,决心减肥,恰好遇到了华山,于是每天都同跑同聊。两年半一晃过去,如果当初的跑步日记坚持写到现在,我一定已经成功变瘦并且会帅一点点吧——可惜这只是如果。

两年半之前,大家都在刷校内,博客已经变成了小众;两年半过后,大家变成了刷微博,写博客的人就更加少。从我的Google Reader的订阅列表来看,现在更新频率较高的博客几乎全部都是技术类的。人的注意力由一本书,到一篇文章,到140个字,到一张图片。也许有意思的东西会越来越多,但是能思考得深入的地方却越来越少于是还是回到博客吧。跑步过程中会有比平时多得多的胡思乱想,就用跑步日记来留下这些胡思乱想,哪怕一点点都好。

今天兴致勃勃的尝试了6点半起床,慢的不能再慢的跑。每一次重新开始,最重要的是树立信心,不能吓跑对跑步仅存的那一点点热情。可惜的是,跑完还是立马感冒了⋯⋯睡觉前还是要把这一篇写完,总不能第一天就掉链子吧。

好久不见,诸位保重。^_^

扑街之人必有可爱之处

今天是毅叔26岁生日,祝他生日快乐。他是我见过的最扑街的人,所以标题送给他。

“扑街”是广东话,读作“po gai”,由于彭浩翔再电影中的大量运用而被我等熟识,从此词不离口。毅叔对于扑街有很深刻的研究,他曾经专门考察过“扑街”一词的起源。在他考察的第一个版本之中,扑街是指一些人巨惨无比,走着走着就倒在街上死了;随后又有了第二个版本,说英国人在香港的时候,看到一些巨惨无比,于是脱口而出:“Oh! Poor Guy…”总而言之,无论是哪种版本,都让我们眼中的扑街形象生动了起来,并且也展现了毅叔在扑街方面深厚的造诣。

而且我知道,他在看到以上这一段的时候,会笑着骂我:“sport guy。”这也是他发明的新词,取其“死扑街”的意思⋯⋯

我刚认识毅叔的时候是在高中。在正式开学前的扯淡编程培训上,我们初级选手呆在一机房,然后我就每天目睹一个器宇轩昂的人穿着衬衫西裤拿着锃亮的牛皮公文包走入二机房。开学第一天,我赫然发现这个器宇轩昂的人居然在我们班级门口登记同学们的资料,于是我向他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老~师~好~⋯⋯之后才知道这个人居然是我同班同学。

因为毅叔实在太帅太靠谱太深受女同学们的爱戴了,所以一开始我还暗自嫉妒了一下,但是这么多年下来只剩下仰视。就好比你是一个二十啷当岁的青年小伙,看到隔壁的二愣子张三居然有了女朋友,总不免暗自生气:靠!这么挫都有了女朋友!但是如果隔壁的是年轻人的榜样陈冠希老师,那你当然就只能仰望了啊!在我举得这个生动形象的例子中,毅叔就相当于陈冠希老师!啊,我只是在比喻,比喻⋯⋯

我和毅叔从2001年认识,迄今十年。尽管我对自己要求极高,但是在毅叔的耳濡目染之下,一身正气如我也渐渐变得扑街起来。我们一块儿干过许多扑街的事情,比如晚上12点到清华科技园旁边的一家火锅店吃火锅,真个大厅黑灯瞎火只开了两盏灯,一盏给我俩吃火锅,一盏是老板和一群服务员打牌。再比如在我们都没有女朋友的时候,组织了一个“Ex-Lover Broken-Hearted Club”,因为我们在大街上闲逛的时候老能发现前女友(当然主要是毅叔的前女友,我的那都不算⋯⋯)挽着另一个男人的手臂头靠在人肩膀上。

得益于我喜欢买好的自行车,所以一般情况下都是我骑着车就跑到毅叔学校去,两个扑街仔吃饭聊天;当然我也给毅叔买过二手自行车,这样他可以骑过来,可惜每次他都把自行车给坐烂了,几次下来我也就不帮他倒腾车了。在我的影响下,毅叔由一个SHE的忠实歌迷转变为一个摇滚青年,我俩曾经每天坐4小时的地铁往返五道口和一个鸟不拉屎的公园看一个摇滚音乐节。现在想想,那些日子可真美好。

在我离开北京的时候,我写过一首歌,叫《我们——致毅叔》,我印象中好像总共就毕业演出时唱过两次。这是我唯一一首写给男人的歌:

北航坐落在五道口的南边
我经常骑车去那里因为我的兄弟
我们穿过树阴找到个小饭馆
点十六块的水煮肉还有啤酒

结账的时候,他通常多给五块钱
然后我们骑上车往大路上走
夏天的夜晚我们在清华科技园
冬天的下午我们浪荡在五道口

我们经过的时间,充满了阳光和风
我们经过的女孩,站在路旁挥挥手
我们坐在公交车上,计算着剩下的青春
我们站在十字路口,不假思索往前走

我们认识时很瘦再有大榕树的校园
我们现在都很胖在认识八年后
我们各自经历了彻夜难眠的惶恐
我们吃掉了个西瓜一人一半

他说你要坚定点别老犹犹豫豫
他说最重要的事就是解决问题
他说不必悲伤那些你都会全拥有
他说你别理他们他们都是傻逼

我们经过的时间,充满了阳光和风
我们经过的女孩,站在路旁挥挥手
我们坐在公交车上,计算着剩下的青春
我们站在十字路口,不假思索往前走

毅叔你要保重好自己,享受这阳光和风
毅叔现在我要走了,我向你挥挥手
毅叔我们要坚强,继续浪费剩下的青春
毅叔在下个十字路口,我们还会一起走

扑街就像我们的一把保护伞,即使惨兮兮的事情也能让我们笑嘻嘻的讲出来。能扑街起来的人也大多是很可爱的,能笑着看生活、能吐槽,热爱生活的标准还能要求更多么?现在,原来靠谱的毅叔现在越发靠谱,开上了车从此不再担心自行车的问题;尽管我大多数时候还在等地铁和公交,但也已经开始打得起车了。我希望,哪怕将来有一天毅叔和我有钱到可以坐在宇宙飞船上吃饭,我们也还能笑嘻嘻的一起扑街。

毅叔,26岁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