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erain

2016年终总结


title: 2016年终总结
date: 2017-01-01 20:35:01

tags: 声

惠斯勒山顶

鉴于我至少最近5年都没有写过年度总结了(也许从来没有写过?),所以这篇年度总结我决定想到哪儿写到哪儿。

2016年我把冯小刚的贺岁三部曲《甲方乙方》《没完没了》《不见不散》都看了一遍。葛优在《甲方乙方》的结尾悲喜交加的说:“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不久之后,这句话变成了每年都能重复一次的一个梗。

2016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2016年的前半年过得很累。

2月份被卷入一个无比扯淡的项目,之所以称之为无比扯淡,是因为我接手这个项目的当天,项目理应已经正式上线了。与此同时呢,我们组正在紧锣密鼓的写一个全新的服务替代之前原有的服务,我自己手头那部分又是其中一个核心组件。我深刻体会到了一个词叫做“分身乏术”,解决办法只能是加班——基本上连晚上带周末连加了至少一个月的班吧。

4月份新服务上线了,各种数据很漂亮,这才松了一口气。

要说起我2016年的年度目标其实还是顺利达成了的——换了一个工作。尽管过程颇为曲折,但是最终还是从Amazon挪到了Google。在可预见的未来并没有再换工作的打算,准备在Google好好待着做好技术。

这段经历留下来最宝贵的部分恐怕还是心理上的。学到了人的四种心理处境:

  • victim (受害者):自己对于自己的处境没有控制力(in control),觉得自己变成现在这样都是别人/老天/环境害的,自己没有改变现状的能力。
  • fighter (斗士):自己对于自己的处境有一定的控制力,心中有斗志与现状作斗争,有一定改变现状的能力。
  • controller (控制者):自己能够坦然接受自己的处境是个人决策的结果,并且对于现状有着完全的控制力(full control)。
  • peaceful (平静):完全的心如止水。这是佛陀的境界了……

绝大多数情况下我自己处于fighter与controller之间的状态,有的时候我都觉得我自己太过于犬儒主义愤世嫉俗了,但是这些情绪让我坚持了下来,也挺好。

从Amazon换到了Google的一个直接后果是:我居住的城市又换了一个。从加拿大的西海岸挪到了东海岸,温哥华到滑铁卢——一个位于多伦多边上的小城。

我成长于一个小城市。年轻时听许巍唱:“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非常向往。而我如今真的已经跨越了大半个地球,经历了从+30°C到-30°C的不同城市的转变,心态又不一样了。

如今的我对于“故乡”这个词有一种非常复杂的情感,而且每每在我不能陪在家人身边的时候这种情感更为强烈。对我来说,这个词有两面,一面是红楼梦里说的“甚荒唐,反认他乡是故乡”,另一面是刘墉书里写的“什么是故乡?故乡不过是我们祖先流浪的最后一站罢了。

不管愿不愿意承认,一件事实就是:友情是会随着时间和空间而改变的,因此友情是有远近亲疏的。

2016年我和丽翔最重要的朋友肯定任毅与Payson。我们一起去了无数个地方:温哥华岛上的阳光海岸,维多利亚,西雅图,波特兰,惠斯勒……

Payson用朋友圈记录了”和易哥易嫂的第1001顿散伙饭“。她还说要用她很有网红潜质的公众号发一篇怀念我们的文章。

她到现在还没写。我觉得肯定是我们离开温哥华了她太难过。

其实,我也是。

还有一些友情是不会变的。比如我和毅叔的。

毅叔创业两年,心理压力自然不小。于是年初那段时间我和他的微信对话就经常像两个中年男人的互相开导。

我不记得什么时候看过的一段话,大致意思是:男人过了青春期还是更愿意跟同性聊天。我觉得还是相当有道理的。

今年的年度专辑属于李志。不过不是他的最新录音室专辑《在每一条伤心的应天大街上》,而是他的不插电现场专辑《李志北京不插电现场 2016.5.29》。尽管李志的这张录音室专辑制作精良,我第一时间就花了20人民币购买,十分喜爱。但是我还是更偏爱这张不插电,现场中每一个乐手都非常优秀,李志的表现更是非常的“李志现场”:远的近的是声音,浓的淡的是感情。

当然,过去几年都没有写年度总结,每年的年度专辑只存在于我的想象之中,趁着今天一块儿也都推荐了吧:

  • 2011:万能青年旅店 同名专辑
  • 2012:张玮玮和郭龙 《白银饭店》
  • 2013:宋冬野 《安河桥北》
  • 2014:电影银河护卫队原声带 《Guardians of the Galaxy》
  • 2015:陈粒 《如也》
  • 2016:李志 《李志北京不插电现场 2016.5.29》

2016年最后一天非常想想要重新开始写博客。

几个原因:

一,不得不承认我找不出一个更好的说法来表达冯唐那句烂大街的“用文字打败时间”,和文字比起来,其他的记录媒介我能表达的不够多。

二,看知乎的统计我2016年看了近10万个知乎页面,如果算上微博和微信朋友圈那就更多了。输入太多,输出太少。孔子说: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三,我想当一个单纯的写字的人(writer),书写本身就是一种需要。我需要有一个渠道来完整的、不收任何人约束的来表达我的感受和观点。

2017年的想做的事情很多,以重要性来排列:锻炼身体 > 自己和家人生活得愉快 > 写好代码 > 买房 > ……

当然,以在Amazon养成的德行,目标太多等于没有目标。如果只树立一个目标的话,那就是2017年用一年时间好好锻炼身体吧。

2017,请多指教。

记一件有意义的事:参加OCaml SG Meetup

今天提前半个小时离开了公司,来到了Chinatown的The Office参加OCaml SG的Meetup。这正是我史上参加过的最Geek的聚会…

这个活动是我从meetup.com上面找来的,只有8个注册要来。程序员Meetup本身不算特别小众,但是话题是Ocaml这种小众语言的能有8个人来就不错啦…组织者是一个叫做Igor的看上去就是牛人。

到了以后,屋子里冷冷清清坐着6个西方人,Igor出来问了我名字然后就开始了。他先讲了半小时OCaml里面的Module和Functor,然后说,咱们剩下的一个小时一块儿来写个小项目吧!

当时我就震惊了…怪不得他叫大家来之前带上电脑配好OCaml环境…

要做的项目听上去挺复杂:用Github API来获得某个开源项目的所有commit message,然后把这些message建一个简单粗暴的马尔科夫模型,然后随机自动生成一些commit message。除掉Igor外大家分成两组,一组从Github抓数据,一组建马尔科夫模型。

我被分到抓数据这组,一个三个人。本来说好三个人一块儿写,结果其余俩哥们分别埋头就开始搞http库json库了,我这个第一次用Ocaml写非“hello world”程序的人只有心虚的东瞄瞄西看看,硬着头皮往下憋程序。这真是让我深刻理解了“滥竽充数”的意义…Igor两边都轮流指导一会儿。我们组的这俩哥们看着水平都很高,我被他们带着也一小步一小步接近目标…45分钟之后,程序完成了。总共18行。

在我们完成后10分钟,另一个组的同志也完成了任务。大家把程序一凑,想要的目标完成!看着屏幕上冒出来的自动生成的commit message,心中还是有点小激动的…

然后大家就默默的分别了!都没啥特别的道别什么的,真的就是拿着包走了…

心中有许多对于函数式编程和OCaml的感慨,这就不说了吧…因为最让我感慨的就是心里这句话:这真是我参加过的最Geek的聚会!

关于南无乐队的一点回忆

晚上躺在床上看中国好歌曲第三期,看到一半突然上来个歌手刘相松。我差点从床上蹦起来,这不是南无乐队的老刘吗?!节目结束了我心情还是久久不能平静,写下一点点还能记得起来的东西。

我在于南无乐队熟络起来很早之前很早就听过他们的歌,那是在兄弟学校北大的某一届吉他狂欢夜上,他们作为北林的代表上台。乐队人数大大超过一般的乐队,仅仅伴唱就有两个女生,等到老刘一开口就震惊四座,水平明显高于一般的学生乐队一大截。老刘那时候还弹着贝斯,吉他手极牛,郭倍倍的鼓打得更是技惊四座。

后来因为郭倍倍在D22每周三组织“高校摇滚夜”的活动,我才和他们联系上。(没错,我第一次看他名字也还以为他是个女生。)高校摇滚夜是郭倍倍想搞的一个让高校里面的乐手能够有机会在专业的Livehouse演出的一个活动,因此来的乐队水平有高有低,水平差如我也有机会厚着脸皮演过几次,也因此和南无乐队的他们渐渐熟了。

和他们一块经历过一些很有意思的演出。有一次演出在清华的独峰书院,那时候的独峰书院还有一个小小的舞台以及一个吧台,演出间隙老板端出放在块巨大的铁板上烤的巨大的一个披萨,南无邀请来的一个老外乐队的乐手们纷纷拿起披萨开始吃,我很没文化的问吃披萨都应该拿手么还是用刀叉,老外很认真的说,We called that Zhuang Bi。还有一次他们和我被一个非常神奇的活动组织者被拉到星光音乐现场参加一个从头到尾都莫名其妙的演出,参演人员众多,他们百无聊赖的等到了半夜还是上台很敬业的演了。再有老刘信佛,有一天演出完在D22门口,掏出一本居士证,说我这是正式开始在家修行了,从此不能喝酒,只能多抽两口烟了。而无敌鼓手郭倍倍,经常在南无乐队演出结束、奋力打鼓打high了以后,又抱着吉他上台,腼腆的说我唱几首我自己写的歌。

他们这时的演出,老刘已经从弹贝斯转为弹吉他了,非常之飞扬,本来就是古典吉他专业毕业的嘛。南无乐队的词曲主要都是由老刘完成,他的唱腔里包含着极具个人特色的念白,而他创作的歌词不单具有强烈的独特幽默感,并且感情真挚。而他们乐队的表演风格是如此的有感染力,以至于无法向没看过现场的人形容,这样的风格不单是在北京摇滚圈就是放在全世界都独具一格。我则变成了南无乐队的忠实歌迷,知道他们在哪儿要演出必然过去,在离开北京以后,我还拜托毅叔帮我买了他们出版的第一张专辑然后带到了新加坡。

这次老刘在中国好歌曲的演出,没有了身后一整个乐队的伴奏,没有了手上熟悉的那把吉他,但是张口唱来还是熟悉的味道。我知道肯定是有这样那样的原因老刘笑着说了一大堆做菜,没有提到南无乐队、甚至自己手上都没有拿吉他。但是我也相信这样的节目能让更多的人听到这样的不一样的音乐,给更多的人一个窗口去了解老刘、了解南无。

最后想起了我离开北京之前,南无乐队每次演出压轴都会唱的这首《80后》。歌的最后通常都是全场大合唱:“不要忘记我们的回忆不要忘记我们的梦,不要忘记我们的回忆不要忘记我们的梦。”唱的时候青春热血还沸腾,如今再想起时眼泪都要上来了——这些竟然差点要忘了。

Coming to the USA: Day 5&6 上课,上课,上课

炸弹事件过后,生活恢复平静。因为落下了一天课,所以老师决定补回来。我们就由每天上课6个小时变成了每天上课7.5个小时,算上非上课时间的话从早上8点半到晚上6点都呆在Bendheim Center For Financial。

大多数时间里面给我们上课的是Professor Yacine Aït-Sahalia。他是整个研究中心的头儿,法国人,”聪明绝顶”,在美国呆了很多年并且早早就拿到了Tenure。他言谈间有一种独特的幽默感,带着坏笑冒几句就能让人忍俊不禁。另外还有3个Professor讲一些特定的专题,其中Professor Harrison Hong关于行为金融学(behavioral finance)的专题最为吸引我。有效市场假说(Efficient Market Hypothesis)认为,投资者都是理性的,在买卖股票时会迅速有效地利用可能的信息。所有已知的影响一种股票价格的因素都已经反映在股票的价格中。而行为金融学认为投资者(包括对冲基金这样高度职业化的投资者)在投资时都带有很大程度的非理性,而非理性行为中的一些模式就提供了套利(arbitragy)的机会。对于想用算法交易来套利的我而言这无疑是可以深入研究一下的方向……

回顾来到普林斯顿这四天我惊讶的发现,每一天晚上都有同学开车带我和我的同学出门吃好吃的……不到一周时间,我对“好吃的”定义已经逐渐收敛到“中餐”……感谢杨舟、汪潞和周尧三位同学的热情款待,也提前先谢谢我即将要叨扰的各位同学。

Coming to the USA: Day 3&4 最美校园里的炸弹

昨晚上完一天课,回到宿舍往床上一挨,几乎是立刻就不省人事睡过去了……于是昨天和今天的内容一起写到这一篇。昨天的标题叫做最美的校园,今天的标题叫做校园里的炸弹,合起来就叫做最美校园里的炸弹。

第3天:最美的校园

上课第一天,老天很不赏脸。清晨尖儿还有阳光,上课时间快到的时候豆大的雨点就下下来了。大家到了Bendhem Center for Finance的都不约而同地变成半只或者一只落汤鸡。也许是第一天讲的内容比较简单的缘故,我觉得教授把课讲得非常好,几乎是我在MFE项目中到目前为止听课最认真的6个小时了……下课之后到处拍照,普林斯顿被誉为全美最美校园,建筑古老而优雅,让人感觉哈利波特就像会从某一栋楼突然出来一样。

放学以后杨舟开车来请我去吃龙虾去。杨舟同我是高中3年同班同学,大学他在北航我在清华骑车一溜就到,又算是4、5年同学。能够在美国小镇的饭店重逢大讲柳州话,这种他乡遇故知的幸福感不言而喻。高中三年我和他交集最多的地方也许是篮球场,他是帅哥明星我是菜鸟,但是同样热爱篮球每天下午必定出现在球场。那些球场上的风仿佛还刮在昨天,而我们从两个从懵懵懂懂的小青年变成了为了生活和梦想而漂泊的老青年。我认识的很多“聪明人”,有不少最后过得浑浑噩噩全无追求,而他这样这么多年扎扎实实往前走,到头来走得要比那些“聪明人”要远得多。绝对不是说他不聪明,他只是没有去刻意闪光,低头看路踏步往前,如此而已。

第4天:校园里的炸弹

今天的课刚上了一个半小时,一位女士就走进教室让我们马上撤离,原因是校园里疑似有炸弹,美国国家安全机构已经介入调查。女士告诉我们先去学校外的公共图书馆呆着,直到有进一步消息才能回来。女士还着重强调,这不是在开玩笑。

我第一反应是这种事情我怎么能遇得上?随即立刻行动起来和大家一起往学校外面走,路上不断看到人们从不同的建筑物里面出来,有条不紊的加入到往校外方向走的人群中。因为上次美国另外一个大学发生过类似事件,我第一时间就意识到要从学校的官方Twitter账号获取实时信息:

@Princeton: Bomb threat on campus. Pls evacuate campus and offices and go home. Updates to follow. Check email. NOT A TEST.

尽管事后被证实是官方疏散场所之一,但是我一直对大家一起去公共图书馆这事怀有担心——“人多的地方不要去”。于是我们一行人走到半路就进了一个叫做Nassau Inn的酒吧,进去后发现里面大概已经有了10几个学生模样的人在里面了。之后普林斯顿的官方Twitter账号也把这个酒吧也列为了疏散地点之一……在酒吧里喝了一杯啤酒,踱步出去在不远的一个叫做HuNan的菜馆吃了一顿美美的中餐,人行道上妈妈推着孩子在和煦的阳光里穿行而过,这平静的画面让人仿佛觉得“有炸弹”这件事简直是全世界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了。然而,校园门全都关闭,门口有警察、保安、救护车、警车,进入普林斯顿的交通也被封闭——炸弹也许真的在某个角落!

在酒吧呆久了也不是个事儿。其实我原计划是想直接坐上火车奔赴一小时车程的纽约,既远离了炸弹也不会无聊。但最后还是随大流去某个15分钟车程的商场看电影。我们为此等了1个小时的公交车。看了个Hangover 3,比起1和2来非常无聊,对情节的精巧设计变成了不合理的无节操、以及无休无止的“What! The! Fuck!”。我一边看一边想这一套我都能演。从电影院出来,收到消息,警报解除了,可以回到校园了。

这样的结束非常风平浪静。

晚餐是汪潞同学带着去吃的“给西方人吃的中餐”。我一直以为汪潞是另一个我素未谋面的大牛师弟,因为他们名字拼音完全一样。事实证明,之前不认识压根不影响我们现在开开心心的认识,都有交叠的朋友圈和类似背景,聊起来格外愉快。

最后照例照片。普林斯顿的美丽。

IMG_1300

IMG_1305

IMG_1285

IMG_1286

IMG_1306

IMG_1304

IMG_1308

IMG_1289

当然,不能忘了贴吃的……

IMG_1293

IMG_1294

IMG_1303

IMG_1315

Coming to the USA: Day 2 帝国大厦和“世界一流大学”

今天在纽约呆半天后下午就要去普林斯顿,于是在纽约的时间很不够。早上和胡畔同学以及张玮同学一起在街角一家看上去很屌丝的店吃早餐。进去发现是一大堆盘子里水果啊肉啊什么都有,随便挑按斤算钱(其实是按磅算钱……)。我看着胡畔挑的了一大盘瓜果蔬菜很是没有胃口,于是给自己挑了一堆热气腾腾的饺子啊鸡翅啊肉圆啊……结账的时候赫然发现18刀!一大盘东西刚吃了一个角我就觉得饱了……

在街上随便走了走就到了其貌不扬的一个楼门口,它居然就是帝国大厦了!买票进场,一路走路、排队、坐电梯,一直到88楼观景台。观景台就是一圈儿让人俯视整个曼哈顿岛的平台,想知道它具体长啥样的同学可以参考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视线所及,远处隐约可见自由女神像,曼哈顿岛被几条河流环绕,岛上的街(Street)和道(Aveue)笔直交错如同棋盘一般,高楼大厦如同一个一个积木一般。阳关洒在身上,身边的游客说着各种各样的外语,平台上还有一堆年轻俊朗的情侣在纵情接吻——这一切都让我感觉十分惬意。

从帝国大厦出来口渴难耐,进了个星巴克。我从没进过北京的星巴克,新加坡的星巴克留给我的印象永远都是窗明几净,而纽约的星巴克则一片灰头土脸的光景……回头进到梅西百货,随便逛下来印象最深刻的有两点:1、几乎都是女人的东西;二、世界上居然还有木头的手扶电梯。

下午买了张火车票就往普林斯顿奔去。火车站各种指示什么的我个人觉得非常混乱。火车里面的布置类似北京的机场快线,基本上每个人都有座位。窗外的景色不断让我想起“城乡结合部”一词……

然后就来到普林斯顿了。校园里十分温和,古老的建筑,大片的草坪,不断有骑着自行车穿行的学生,让我不得不想起清华。我们在这里只是过客,学校是他们的,就像我们当年看着二校门前牌照的游客一样。

为了弥补中午饭没吃的遗憾,晚饭我吃了一个十足的大汉堡。

最后是照片时间。只有iPhone拍的照片,因为帝国大厦的照片都在单反里而我没有带SD卡读卡器……

早餐和晚餐。

IMG_1284

IMG_1274

帝国大厦显示它有多高的绘图,纽约街头,以及铁路沿途风景。

IMG_1283

IMG_1270

IMG_1268

我在普林斯顿的宿舍,以及校园里的风景。(我一路拍照一路非常土鳖地口里念念有词:“这真是世界一流大学啊!”)

IMG_1267

IMG_1280

IMG_1276

IMG_1278

IMG_1273

IMG_1272

IMG_1279

Coming to the USA: Day 1 纽约

06还是07年的时候上新东方,有一段时间特别傻气的把手机铃声设置成了脑浊乐队的《Coming to the USA》。在多年之后,我今天终于来到了美国!

此行来美国的目的,一来是MFE项目的选修课程之一在普林斯顿大学上,二来我一直非常希望能够亲自来体验一下美国的风土人情。现在初步确定的行程是:8号到纽约,9~14号在普林斯顿上课,之后回纽约玩两三天然后去西雅图玩两三天,最后的一周留给加州直到29号返回新加坡。

因为行程基本上没定,所以希望大家能够给我做一点推荐。在这里也广为告知一下,我在美国的电话号码是+1 (718)913-7439,我也会在博客微博保持更新我的状态,如果你恰好在我附近又认识我,不妨大发好心给我个电话带着我到处玩玩。

第一天的行程比较简单,基本上就是坐飞机、找酒店、时代广场。

机票买的东航的,去程新加坡飞纽约,回程洛杉矶飞新加坡。往返大概不到1600新,比较便宜。飞机上严格按照美国时间睡觉,所以没啥时差反应。在入关的时候排队整整2个小时,简直比在游乐园排热门项目还要慢……

IMG_1241

对于纽约这个美国之行第一站我一直很喜欢,小时候看刘墉给他儿子的信中描写的城市是纽约,Friends中的Central Perk是纽约,最近几年很火的Marvel各种超级英雄生活的城市也是纽约……

纽约地铁非常有……嗯……特点。简而言之就是非常破。但是地铁里面到处是街头音乐家,而且都很好听。反正搞得我很振奋,心里一直念叨一句话:“这他妈才是纽约。”

IMG_1245

IMG_1252

IMG_1263

住在曼哈顿,纽约显得新鲜、充满活力。

IMG_1244

IMG_1262

晚饭吃了麦当劳,与不知道哪儿来的印象中“美国麦当劳超级便宜”相反,一点也没便宜,至少比新加坡要贵。饱餐一顿后去了时代广场,广场上有电影里见过无数次的各种广告牌,有Cosplay的超级英雄们,看着满街复杂的人流心里真是开心。

IMG_1257

IMG_1254

IMG_1251

新加坡创业公司招聘软件工程师

我最近加入了42 Ventures负责技术部门的工作,因为公司处于快速扩张期,因此需要招聘一些软件工程师。如果你看完以下的描述后,对这个公司或者我们要做的事情感兴趣,那么欢迎直接发简历给我:YiYu@Ymail.com。

42 Venture是一家小的孵化器,目前旗下有两家小的电子商务公司(Brandsfever.com && VouchWow.com),将来也许还会做一个算法交易公司。公司目前的主要精力都在brandsfever.com,主要的商业模式是奢侈品(LV的包之类的)团购,或者叫做private shopping。公司平常的工作语言为英语,规模有30~50人,大老板和大多数员工是欧美人。公司发展势头很好,一些外来投资也在等待进入。但是现在技术团队只有4个人。计划中技术团队需要扩张到8~10个人。

技术方面,公司主要用的技术是Python/Django和亚马逊整个云平台技术栈(AWS)。招聘的职位见下。需要特别说明的是:1)欢迎身处新加坡的计算机专业的同学过来尝试下;2)欢迎身处国内但是想来新加坡发展的大牛过来尝试,这是一个很好的直接从国内来新加坡工作的机会;3) 欢迎在新加坡的高年级本科生过来做intern。

【前端工程师】

前端工程师主要工作包括两点:1)快速响应Marketing部门的需求;2)利用最先进的前端开发理念进行前端页面开发。需求是:HTML/CSS/Javascript,欢迎使用最新的开源技术,比如HTML5、Bootstrap、用LESS来写css、用Coffeescript来写Javascript。有设计方面的相关背景那就更好了。如果是刚从学校里面出来不久愿意快速学习的同学我们也欢迎。

【服务器端工程师】

服务器端工程师的主要工作包括:1)用Python/Django来实现快速、可靠的后端服务;2)AWS的监控、运营、扩展自动化,比如当请求增多时自动启动多台EC2实例挂上负载均衡,请求减少时将这些EC2实例撤下减小开支。我们并不需要你现在就精通Python,只需要你有良好的编程基础,以及对写程序的一点点热爱。你在工作中会接触到业界最新的技术(比如Redis和MongoDB),也有权利去决定启用某项新技术。

【Intern】

NUS和NTU的高年级本科或者低年级研究生同学欢迎过来做Intern,当然不是说只从这两个学校招,只要你身处新加坡、觉得自己写程序很牛我们都欢迎你。Intern期间我们会有相应的工资,如果工作出色的话会立马发全职Offer。

【关于薪酬】

我们会提供在新加坡IT界有竞争力的待遇,(恩,我们确实没法和金融界比如高盛大摩这样的比),如果你很牛一切都可以谈,。同时我个人也会为团队里的每一个人争取更好的成长和待遇,现在可以公开说的就是,在技术团队每六个月会提一次工资,幅度由你的表现决定。

 

另外,麻烦NUS、NTU的同学请帮忙将这篇招聘贴在朋友中间扩散一下(比如校内转个贴,或者微博转发一把),不甚感谢。

要在这混沌世界大开杀戒

本周为2012年4月16日到22日。

标题为哪吒乐队《闹海》的歌词。某天早上跑步时听豆瓣电台,歌词第一句“我出生在三万六千年前”就把我震住了,随着歌曲越发展越激烈我也越跑越快。在这首歌以前,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很难在听的音乐中听到这样的愤怒和冲劲。“今朝我三头六臂/身后的莲花盛开/回来我取你性命 再闹东海!/金刚圈和红绸缎/看我举银枪在手/要在这混沌世界 大开杀戒!”这样的歌词,即使只是写出来,心中都被一股朝气填满。这就是新鲜的天不怕地不怕,这就是年轻!

遗憾的是,哪吒乐队好像也只是留下了这么一张同名专辑。我多么希望有多一些这样的歌被写出来,被人听到。

本周生活的主题只有一个:写程序。周一到周五上班有无尽的任务等着处理,而与不同部门的同事们合作需要清楚的了解他们的需求,甚至得追着问他们的需求。周六周日在写自己的一个玩具项目,虽然挺累,但是随着功能的完成也有些许成就感。有一个感慨就是,当我正经以写程序为生以后,用Windows来工作对我来说几乎是不可接受的。Mac和Linux下都有一整套完整的工具链,使得我无论在本地机器还是在远端服务器上的操作几乎是完全一致。开发Web引用的时候,经过妥善配置,只要新功能在本地工作正常,我只需要在命令行中打下git push,ssh到服务器git pull,服务器上新功能就已经正常工作。我现在虚拟机里面的Windows只有两个作用:国内网银以及迅雷离线。

最近也想了不少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有一天在HackerNews上看到一句话:“All jobs are temporary. (一切工作都是暂时的。)”感慨颇深。这周让我学习和成长许多的前公司chumby正式传出了关门的消息,在让人唏嘘感慨的同时也表明了“ permanent position”这个词有多么不可靠。好吧也许chumby太小,那看看10年前的Yahoo和今天的Yahoo,5年前的Nokia和今天的Nokia⋯⋯脑中没有了“抱住一份工作”的迷思,才会真正在工作中学习到自己需要的经验和技能,才会有有动力去希望自己能留下一点痕迹。

说到工作自然离不开待遇这个话题,或者直白些,钱。经常从各种渠道得到类似如下的信息:“X在Y工作,一个月能赚Z万!”面对此类消息,完全心如止水是完全不可能的;然而作为一个在BBS上灌水已久的老水车,对他们高知社区Career版的习俗也早有耳闻,一说薪酬待遇,总有同学/同学的朋友/朋友的邻居/邻居的儿子/邻居儿子的同学做着轻松的工作年入百万的。在这个年代什么都在讲究快,早买房早买车早生娃然后让娃早买房早买车⋯⋯这些都离不开钱。近来另外一个名词越来越流行:“财务自由”。说白了不就是早退休嘛⋯⋯但是我认真在想象中过了了一下30岁就能衣食无忧的退休的生活,发现不仅不喜欢,甚至有点恐惧。我衷心希望的是,能有一份能让我全心投入的事业,在我68岁生日那天还想津津有味的干下去。当有了这么一份事业之后,我想应该不用为了钱太过担心。

最近跑步已经慢慢变成一个习惯,不一定每天都跑,但是不跑会觉得缺了点什么。当然最近也在尝试戒掉一些习惯,比如之前每天看的网易新闻让我觉得非要看点新闻联播才能总和一下了⋯⋯事实上,你真实的生活总有那么点遗憾那么点美好,社会上好人好事和坏人坏事数量可能差不多,你要把哪个集中起来看都会有点受不了,前者是雷锋同志日记,后者是微博上大V们热衷于转发的负面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