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南无乐队的一点回忆

晚上躺在床上看中国好歌曲第三期,看到一半突然上来个歌手刘相松。我差点从床上蹦起来,这不是南无乐队的老刘吗?!节目结束了我心情还是久久不能平静,写下一点点还能记得起来的东西。

我在于南无乐队熟络起来很早之前很早就听过他们的歌,那是在兄弟学校北大的某一届吉他狂欢夜上,他们作为北林的代表上台。乐队人数大大超过一般的乐队,仅仅伴唱就有两个女生,等到老刘一开口就震惊四座,水平明显高于一般的学生乐队一大截。老刘那时候还弹着贝斯,吉他手极牛,郭倍倍的鼓打得更是技惊四座。

后来因为郭倍倍在D22每周三组织“高校摇滚夜”的活动,我才和他们联系上。(没错,我第一次看他名字也还以为他是个女生。)高校摇滚夜是郭倍倍想搞的一个让高校里面的乐手能够有机会在专业的Livehouse演出的一个活动,因此来的乐队水平有高有低,水平差如我也有机会厚着脸皮演过几次,也因此和南无乐队的他们渐渐熟了。

和他们一块经历过一些很有意思的演出。有一次演出在清华的独峰书院,那时候的独峰书院还有一个小小的舞台以及一个吧台,演出间隙老板端出放在块巨大的铁板上烤的巨大的一个披萨,南无邀请来的一个老外乐队的乐手们纷纷拿起披萨开始吃,我很没文化的问吃披萨都应该拿手么还是用刀叉,老外很认真的说,We called that Zhuang Bi。还有一次他们和我被一个非常神奇的活动组织者被拉到星光音乐现场参加一个从头到尾都莫名其妙的演出,参演人员众多,他们百无聊赖的等到了半夜还是上台很敬业的演了。再有老刘信佛,有一天演出完在D22门口,掏出一本居士证,说我这是正式开始在家修行了,从此不能喝酒,只能多抽两口烟了。而无敌鼓手郭倍倍,经常在南无乐队演出结束、奋力打鼓打high了以后,又抱着吉他上台,腼腆的说我唱几首我自己写的歌。

他们这时的演出,老刘已经从弹贝斯转为弹吉他了,非常之飞扬,本来就是古典吉他专业毕业的嘛。南无乐队的词曲主要都是由老刘完成,他的唱腔里包含着极具个人特色的念白,而他创作的歌词不单具有强烈的独特幽默感,并且感情真挚。而他们乐队的表演风格是如此的有感染力,以至于无法向没看过现场的人形容,这样的风格不单是在北京摇滚圈就是放在全世界都独具一格。我则变成了南无乐队的忠实歌迷,知道他们在哪儿要演出必然过去,在离开北京以后,我还拜托毅叔帮我买了他们出版的第一张专辑然后带到了新加坡。

这次老刘在中国好歌曲的演出,没有了身后一整个乐队的伴奏,没有了手上熟悉的那把吉他,但是张口唱来还是熟悉的味道。我知道肯定是有这样那样的原因老刘笑着说了一大堆做菜,没有提到南无乐队、甚至自己手上都没有拿吉他。但是我也相信这样的节目能让更多的人听到这样的不一样的音乐,给更多的人一个窗口去了解老刘、了解南无。

最后想起了我离开北京之前,南无乐队每次演出压轴都会唱的这首《80后》。歌的最后通常都是全场大合唱:“不要忘记我们的回忆不要忘记我们的梦,不要忘记我们的回忆不要忘记我们的梦。”唱的时候青春热血还沸腾,如今再想起时眼泪都要上来了——这些竟然差点要忘了。

Leave a Reply